福建坤海律师事务所欢迎您访问! 福州律师|福州律师咨询|律师事务所|刑事律师|民事律师|经济纠纷律师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务服务  » 法律顾问

民商事合同纠纷案件赏析!

来源:福建坤海律师事务所 | 更新时间:2019/5/6 11:41:53

  3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浙民终404号

  就一审判决认定的涉案长岭岗矿的开采量,赵天明提出上诉,赵天明经本院传票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决定按其自动撤回上诉处理。吴律湧对一审判决认定的涉案长岭岗矿的开采量未提供反驳证据,故对一审判决认定的开采量依法予以确认。对于投资款问题。根据前述分析,赵天明与吴律湧之间存在合伙关系。涉案长岭岗矿已于2010年3月开采结束,长岭岗矿亦已2012年12月31日注销登记,双方合伙关系已经终结。一般情况下,在合伙事务终结后,合伙双方应对合伙财产进行清算,并在清算的基础上对合伙体的财产作出处理。吴律湧作为参与实际经营并获取收益的合伙人,在一审时拒不提供长岭岗矿的相关财务资料,致使对长岭岗矿的清算事实上已不可能,即对长岭岗矿开采结束后合伙各方所投资的资产价值在本案中已无法查清。福州律师事务所考虑到评估机构出具的技术咨询报告在计算本案双方合伙期间的经营利润时将投资摊入了成本计算核销,故在此情况下一审判决对赵天明主张返还投资款的诉请予以支持并无不当。对于投资款的数额问题。从沈晓栋、吴金龙、吴律湧、赵天明签字确认的长岭岗矿投资资金看,有些费用如矿山拍卖费、周围村民拆迁补偿费、场地道路租费、填方平整费等已支出,但根据涉案技术咨询报告书载明,评估机构采取主营业务收入(矿石的销售收入)减去主营业务成本、营业费用、管理费用、财务费用及相关主营业务税金及附加等的方法计算得出长岭岗矿的净利润。评估机构考虑后期矿山剥离及必要的其他设备投入后,估算出长岭岗矿固定资产及前期投资数额为1529.56万元。沈晓栋、吴金龙、吴律湧、赵天明签字确认的长岭岗矿投资资金中涉及的场地道路租费、场地平整费以及老矿山转让费、拆迁费、采矿权拍卖费、设备设施及房屋等费用11569265.49万元已基本包含在前述费用中。评估机构在计算利润时已分别在生产成本及管理费用等费用中将前述投资款1529.56万元予以摊销。因此,吴律湧上诉认为场地道路租费、场地平整费、老矿山转让费、拆迁费、采矿权拍卖费、设备设施等投资费用不可能积余在合伙体,不应返还的理由不能成立。根据现有证据,并无证据证明赵天明在2006年9月27日协议签订后增加相应的投资数额,故一审判决按沈晓栋、吴金龙、吴律湧、赵天明确认的投资数额11569265.49元为基数计算应返还赵天明的投资资金并无不当。

  4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吉民提字第41号

  本院认为:本案系合伙协议纠纷,在合伙终止时,首先应当进行清算,清理合伙期间的债权债务,有剩余财产时,应当先返还合伙人的出资,仍有剩余时,按合伙人的约定或者法律规定的原则进行盈余分配。刘雨与王松合伙终止时,并未进行清算,现有证据不能证明双方合伙经营期间究竟是盈余还是亏损。双方在一、二审时均否认2009年3月16日签署的《关于合伙账目明细确认》系对合伙经营期间的清算,且该确认书截止时间为2007年12月止。本院依刘雨申请调取了富奥汽车零部件股份有限公司出具的《吉林省商品销售统一发票》,该票据载明该公司于2008年3月3日向意浓公司回款99600元,且双方在本院庭审时均承认2007年12月后仍然存在着合伙经营的事实。因此,原审将《关于合伙账目明细确认》作为返还投资款的依据不足,应当依法分配举证责任后,根据双方的举证情况对合伙财产进行清算后再确定投资款的返还问题。

(此内容由www.fjkhls.cn提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