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坤海律师事务所欢迎您访问! 福州律师|福州律师咨询|律师事务所|刑事律师|民事律师|经济纠纷律师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务资讯  » 经典案例

福建喜相逢汽车服务股份有限公司诉边旭军、王新民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

来源:www.fjkhls.cn | 更新时间:2019/5/10 15:13:12

福建喜相逢汽车服务股份有限公司诉边旭军、王新民融资租赁合同纠纷

裁判要点

租赁车辆在承租期间内发生交通违章的,承租人负有接受公安机关处罚或督促其允许的实际违法驾驶人接受处罚的义务,若其未及时处理,应赔偿汽车租赁公司因此无法正常使用车辆造成的损失。对于租赁公司而言,也应当及时通知并督促承租人在合理期限内处理交通违章,并可就承租人未及时处理违章行为所应承担的违约责任或车辆限制使用等权利义务内容在租赁合同中予以明确。

基本案情

2014年4月22日, 福建喜相逢汽车服务股份有限公司 (简称“喜相逢公司”)  与边旭军签订一份《以租代购合同》,合同约定: 租赁物为边旭军选定的车型标志308.1.6自动挡汽车以租用、留购为目的,由喜相逢公司购买出租于边旭军,租赁期限三年;承租人未按期支付租金,应缴纳延迟造成的滞纳金,或者违反合同的其他条款喜相逢公司有权收回租赁物并自行处置,承租人需向其支付20000元的违约金;租赁车辆造成违章务必在30天内处理,否则构成违约等。同时,合同进一步约定了月租金、履行期限、违约金等合同细节。当日,边旭军在喜相逢公司提供《温馨提示书》的“承租人” 处签名并捺印,后喜相逢公司即向其交付了车牌号为闽A350C0 号租赁车辆一部,并由双方对该车辆的相关车况及证件情况进行确认后签署《车辆交接单》。

后边旭军将该车卖于王新民,因无法办理过户登记手续,双方遂发生纠纷。王新民因边旭军未返还100000元购车款,继续占有车辆,经原告多次交涉,拒不返还。期间,涉诉车辆有违章行为并已查询到公安机关的车辆违章信息通知。

喜相逢公司遂向法院起诉请求:1.解除《以租代购合同》;2.边旭军赔偿损失20000元;3.边旭军、王新民处理租赁期内车辆产生的违章;4.王新民返还车辆等。

裁判结果

福州市晋安区人民法院于2016年7月18日作出 (2016)闽0111民初771号民事判决: 驳回原告喜相逢公司的诉讼请求。宣判后,喜相逢公司不服, 提起上诉。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4月28日作出 (2017)闽01民终7号民事判决:  1.撤销福州市晋安区人民法院(2016)闽0111民初771号民事判决;2.确认案涉《以租代购合同》于2016年1月26日解除; 3.边旭军向喜相逢公司返还租赁车辆;4.驳回喜相逢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裁判理由

(向上滑动)

法院生效判决福州律师事务所认为:案涉《以租代购合同》、《温馨提示书》、《车辆交接单》均系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合法有效,喜相逢公司与边旭军之间据此形成融资租赁合同关系,双方均应依约履行。从《车辆交接单》可见,喜相逢公司已依约将案涉闽A350C0号车辆交付给边旭军使用,《以租代购合同》  已实际付诸履行。喜相逢公司自认已收取租金至2015年9月22日(租金总计124000元),而被上诉人边旭军未依法举证其已按约及时给付后续租金,已构成违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四十八条的规定,作为出租人的喜相逢公司有权要求解除案涉合同并收回租赁物,故案涉《以租代购合同》于起诉之时即2016年1月26日解除,边旭军应立即返还案涉租赁车辆。喜相逢公司在解除案涉合同后,有权要求边旭军赔偿损失。喜相逢公司二审主张边旭军支付违约金20000元,但其于一审诉讼时已将其变更为赔偿损失,该金额系依据《以租代购合同》约定的违约金确定的。但案涉《以租代购合同》约定付清全部租金及其他约定款项后,租赁物归边旭军所有,且案涉全部租金数额为223000元,远超租赁物出租时的价值,故案涉全部租金非仅为单纯的租金,亦已包括取得讼争租赁物所有权的对价。案涉《以租代购合同》中未约定讼争租赁物的折旧计算标准,喜相逢公司亦未举证证明讼争租赁物的价值存在贬损,且边旭军已支付租金124000元,在此情况下,喜相逢公司既已主张返还租赁物,已足以弥补其损失,不宜在本案中再苛以其他违约责任,故对喜相逢公司要求边旭军赔偿损失20000元的诉讼请求予以驳回。喜相逢公司若在本判决执行过程中发现租赁物发生灭失、贬损,边旭军已付租金已不足以抵偿等情况,可就此再行提起赔偿之诉。

关于喜相逢公司主张边旭军处理租赁期内产生的违章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八十八条关于“对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的处罚种类包括:警告、罚款、暂扣或者吊销机动车驾驶证、拘留。” 的规定,公安机关有权对道路交通违法行为进行行政处罚,而车辆违章属违法情形之一,亦应予以处罚,其属于具体行政行为。而具体行政行为,是指行政机关行使行政权力,对特定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亦即行政相对人)作出的有关其权利义务的单方行为,可见具体行政行为的对象是特定的相对人而非物。且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四条关于“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对机动车驾驶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的行为,除依法给予行政处罚外,实行累积记分制度。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对累积记分达到规定分值的机动车驾驶人,扣留机动车驾驶证,对其进行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教育,重新考试;考试合格的,发还其机动车驾驶证。” 的规定,车辆违章驾驶行为发生后,公安机关应针对驾驶人而非车辆科以处罚。

车辆违章信息是公安机关对于将要采取行政处罚措施的告知,并非具体的行政处罚行为,喜相逢公司主张的违章信息在公安机关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前,不产生处罚效力,且车辆违章行为应由实际违法行为人接受处罚,而不能由他人代为受罚。因该违章信息尚不具有处罚性,现有证据亦不能确定边旭军即为具体违法行为人,且车辆违章处罚系属于公安机关的行政管理范畴,非民事诉讼的可诉标的,不属于民事案件的审理范围,故喜相逢公司关于边旭军处理案涉车辆的违章罚款及扣分的诉讼请求,有民事法律依据,法院无法支持。但,案涉车辆的违章信息系发生在边旭军承租期间,其负有接受公安机关处罚或督促其允许的实际违法驾驶人接受处罚的义务,若其未及时处理,则应赔偿喜相逢公司因此无法正常使用车辆造成的损失。

而对汽车租赁公司而言,其亦负有车辆管理之责,在租赁期间车辆发生违章时,其应及时通知并督促承租人在合理期限内处理相关处罚,并可就承租人未及时处理违章行为所应承担的违约责任或车辆限制使用等权利义务内容在租赁合同中予以明确。王新民并非《以租代购合同》的相对方,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 其不属返还车辆的义务人,原告关于王新民返还案涉车辆的主张缺乏法律依据, 不予支持。

裁判意义

由于汽车机动性及公安机关违章信息关于车辆与违法行为人的不对称性,以及交通违章信息属于告知性质而非处罚性质的特点,承租人使用汽车违章但未及时处理,甚至隐匿车辆、其个人下落不明等,导致车辆违章无法处理,从而影响车辆的正常使用,亦致汽车租赁行业出现出租人“买分” 等违法行为,严重制约汽车租赁行业的健康发展。本案判决认定违章信息的性质,并确认其不具有可诉性;同时指出公安机关在抓拍车辆违章行为时存在的技术缺陷,以及汽车租赁公司在合同中对承租人的制约条款约定之不足。本案通过承租人驾驶车辆(非车主本人)的违章行为性质的甄别以及处理主体的认定,有利于引导公安机关提升车辆违章行为的管理技术手段,促进汽车租赁行业的规范化管理和经营。